闭门复习了1个多月

2021-02-10 03:19

郑晓维说,她班上30多人,除考上研究生的,现在基本上都找到了工作,但多数人专业不对口,且以小公司居多,如在广告公司、策划公司做销售、创意等,一些公司的薪酬甚至连2000元都不到。“其实,我对工资要求也不高,能温饱就行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工资结构能有些弹性,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多赚钱”。

折腾了两个月,劲酒公司愿意接收他,做销售工作。当时,这家公司竞争很激烈,湖北大学、湖北工业大学等近百人都来面试销售岗位。一轮轮过关斩将,邓勇幸运地收到了offer。“可能他们看到我是贵州少数民族,比较能喝酒吧。”他这样总结被录用的原因。然而,得知工作地点在湖北大冶市,并非大城市,离老家也远,他犹豫再三还是没签约。

“一定要在武汉待下来,老家是不会回去了”。临近毕业,陈欣开始反思,自己的期望值是不是太高了,并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不久后,汉阳一家单位愿意录用他,转正后月薪2000元左右。目前,他还在犹豫中。

他参加了湖北省公务员考试,进面试只差了零点几分;还报考了事业单位考试,也没成功。先后应聘了20多家单位,他最中意的烟草专卖局在最后一轮面试中放弃了他。而其他的工作,开的工资总达不到他的理想标准。4月份,一家快速消费品公司愿意聘用他,月薪2000元,包吃住。但他认为还能找到工资更高一点的工作,婉拒了这家公司。

欧阳健是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应届毕业生,海南人,从小学习舞蹈。6月20日办理了离校手续后,他便在学校旁边的小区租了一个单间,一边在舞蹈培训班兼职代课,一边等待着武汉大商场国际一线品牌招“导购”。“我的女朋友正在读大三,所以我先选择留在武汉找自己喜欢的工作。”他说,“我学的虽然是舞蹈专业,但一直很喜欢时尚类的东西,希望能获得在国际一线品牌工作的经历,将来能踏入‘时尚圈’。”

2008年,孙文明以全校前20名的成绩从河北省考入武汉大学图书管理专业。这是武大王牌专业,去年在教育部全国学科最新评估排名是第一。

“再找不到好工作,我恐怕要先去小公司做文案工作了”。昨日,记者在武汉大学2012届毕业生孙文明(化名)租住的不到8平方米小屋里,感受到他想找到理想工作的迫切。

一开始,邓勇是有心理准备的。从去年10月开始,只要是听说过名称的用人单位来学校招人,无论就业地在哪儿,只要不限专业,他几乎都投了简历。

离校的日子已到,武汉纺织大学应届本科毕业生郑晓维(化名)的工作仍没着落。她只得从江夏区坐两个多小时公交车到市区找出租房。

今年6月初,孙文明离找到一份理想工作仅差一小步。他将简历投给新东方集团北京总部。虽然最终对方没有录用他,但向他推荐了镇江新东方分校和武汉新东方分校的面试。“当时,我基本上可以进入镇江新东方分校。但是,综合考虑后,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想留在武汉”。在经过简历筛选、综合笔试后,他进入最后的面试环节。尽管他感觉面试发挥良好,一星期后却被告知未被录取。因为武汉新东方分校的面试,他放弃了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图书馆的面试。“没有后悔不后悔的,一个人总要做出选择。武汉新东方分校成长空间更大,更重要的是我想留在武汉。”他说。

“有钱赚,我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还是没找到想干的工作。”昨日,欧阳健(化名)正在出租屋内安排兼职教舞蹈的课程表,说起从今年3月开始找工作的经历,言语间透露出几分不自信。

郑晓维就读于广播电视新闻专业,一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加入求职大军。因为从中学起就一直心仪暨南大学新闻系,所以她一入校就一门心思准备考研。可惜的是,最后她还是以几分之差与暨大失之交臂。而此时,校园招聘高峰季已过。

陈欣的老家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农村,父母、哥哥都是农民。在当地农村,出一个大学生是一件大喜事。大学4年,陈欣过得非常充实。进学生会、当选班委、入社团、去黔南支教……他还在支教社团中认识了一个老家在宜昌的学妹,两人相爱了。大三暑假,他开始全力准备考研。今年初,成绩出来了,他的专业课非常好,总分372分,但英语成绩太差,连进复试的希望都没有。

深圳一家基金投资公司向郑晓维抛来“绣球”,职位是金融编辑,工资3000多元,办公环境也不错。但她觉得奖金比例太小,收入没有上升空间,在签约前一刻还是放弃了。今年5月,她在朋友介绍之下去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做策划实习生。“虽然没有工资,但还是挺锻炼人的。不过,我对汽车行业不太感兴趣,做了两个月就离开了”。

今年3月,欧阳健找到一家北京文化公司武汉分公司的销售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参与婚礼、文化活动策划,找客户推广公司业务。由于是新人,也没有资源,他只能到写字楼“扫楼”,挨家挨户递名片。“早上6时不到出门坐公交车,赶到汉口三阳路打卡上班,然后出去约客户”。到今年4月底,他一共才做成了两笔业务,常常是晚上9时多才能回到住的地方,周末经常要加班。“工作又累,自己又不感兴趣,5月初便辞职不干了”。

今年开学后,地方公务员考试接踵而至。邓勇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备考上,闭门复习了1个多月。今年湖北省招800多名选调生,报名前两天就超过了1万人报考。由于竞争太激烈,他在最后的面试阶段被淘汰。眼看着同学一个个都在交协议书了,他只得孤注一掷,报考了贵阳市下属某镇政府。想着应该没多少人报考,哪知录取报名比竟达到了1∶100,他仍然落榜了。

不到8平方米的小屋,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这是孙文明暂时的居所。“相对于之前的房子,现在的环境已经好很多了。”他有些羞愧地说,“直到现在,我还是依靠父母每月给生活费,每月开销至少要1000元。”

他说,班上工作找得好点的有两个去了长虹公司和康佳公司,剩下签约的都是小公司。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决定从下周开始继续找工作,可能会在老家附近,也不排除以后会在武汉读研。(记者黄莹 实习生孙志鹏)

今年3月,考研面试结束后,孙文明开始转战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招聘会和面试场所。他首先来到离家乡比较近的北京,接连在“开心网”、“小说17k”等网站应聘网络编辑,“基本上属于‘一轮游’的性质”。很快,他又回到武汉。

现在,女友在宜昌老家准备考研,陈欣向学校申请多住两个月宿舍。但9月份新生来了之后,他就必须搬出去。他说,还是想继续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但要留在武汉,必须先解决温饱问题。对于那份不理想的工作,自己可能还得先干着。

从3月底开始,她陆续参加了多场招聘会,给十几家自己比较中意的公司投了简历。至于网络申请的数量,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她从小就喜欢动漫,特地向武汉几家动漫杂志社投了简历,但一家都没录取她。“后来总结,觉得自己的实践能力不足,加上面试时太紧张了”。

随后,欧阳健在武汉广场找了一份“花车特卖”的活儿,每天100元薪酬。“我每天从上午10时一直站到傍晚6时,周末甚至站到晚上10时。”他说,“有一次周末加班到晚上11时,在卖场关门清理货品时,我一头栽倒了,被同事送进医院。医生说我是因为饿得体力不支了。”

昨日,江汉大学男生宿舍里,行政管理专业应届本科毕业生陈欣(化名)独自看着书。6月26日,学校举行完毕业典礼后,班上同学陆续从寝室搬走。现在,只剩下陈欣和其他3个人。

就在前日,他终于找到一份在中南私营舞蹈培训机构暑假教小学生跳舞的临时工作。“虽然7月份课程排得很满,待遇也不错,但是我还是心里没底,过了暑假估计又要开始重新找工作了。”他说。(记者陈诚)

“我班上差不多一半同学都没签约呢。”昨日,刚办完离校手续的中南民族大学历史学专业大四学生邓勇(化名)说。他告诉记者,班上一共43人,近20人的工作都还没着落,他就是其中一个。

 
;